内蒙古时时彩怎么样啊 内蒙古时时彩 内蒙古时时彩快3今日 内蒙古时时彩推荐号码 福彩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单3510 内蒙古时时彩奖金规则 内蒙古时时彩推荐号码 内蒙古时时彩号码推荐 中彩网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遗漏分析 内蒙古时时彩五星通选 内蒙古时时彩怎么查 内蒙古时时彩计划 内蒙古时时彩最快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彩票软件 内蒙古时时彩精准预测 内蒙古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内蒙古时时彩技巧稳赚 内蒙古时时彩技巧 内蒙古时时彩玩法规则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图彩经网 内蒙古时时彩规则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现场报码 内蒙古时时彩销售排行 内蒙古时时彩快三走势图带连线 内蒙古时时彩开彩结果查询 内蒙古时时彩预测最准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现场直播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官网 内蒙古时时彩最新开奖号码 内蒙古时时彩号码推荐 内蒙古时时彩规则介绍 内蒙古时时彩奖金对 内蒙古时时彩投注方法 内蒙古时时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古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经典玩法 内蒙古时时彩玩法介绍 内蒙古时时彩怎么样啊 内蒙古时时彩预测 内蒙古时时彩三星开奖 内蒙古时时彩规则介绍 内蒙古时时彩的微博 内蒙古时时彩新玩法 内蒙古时时彩天罡图 内蒙古时时彩投注平台 内蒙古时时彩综合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乐龄网 >>  文学频道 >>  文章 >> 文章内容

[连载]心愿 70

发表时间:2019-02-22 08:39:36

      

老街十字街口向北是个略向东斜的弯子,从朱立方家破墻框儿向南望,望到十字街口时,南面老街上只能看到街东旁吴正诚家的前墻。今天不逢集,早饭后社员们都下地干活去了,街上空荡荡地看不到一个人。?#35272;?#36824;没走,她倚在破墻框的里口,不时地将头伸出去向南张望,急盼着能见到她想念的人。

他终于出现在十字街口,并且低着头向北走来。?#35272;?#19981;由得一阵激烈地心跳,马上又平静下来。等他走到破墻口时,她一个箭步跨上去,拦在他的面前。

三龙见?#35272;?#22312;拦他,惊得头皮发紧:“是你!”

过了小满,大秫还沒锄完,三龙整天这个队跑到那个队,催促生产队加快锄地进?#21462;?#20182;?#35805;?#37117;是?#26377;?#26446;庄先到街南,然后顺着街道再从南向北,一个队一个队地跑。

刘大桃给朱立方家开了个可以做馍头卖的口孒,三龙给的那三十斤返销粮,除去吃的外,朱立?#25509;?#25343;出点做本钱做馍头卖,吃食宽裕多了,经过半个多月调养,?#35272;?#33080;上添?#25628;?#33394;,变得红润好看。她已对三龙产生出深深的依恋,一心想见三龙。她知道三龙每天上午会从这里经过,今天特意留在家,躲在墙框里?#21462;?/span>

经过那天晚上的那种事,?#35272;家?#32463;在三龙的心里留下了深情难舍的影子,他很想时时刻刻都见到她,时时刻刻都和他温情在一起,可是对四类分子朱立?#25509;?#26377;的敌意又在警示着他,跟这种人家的闺女做那种事是丧失阶?#35835;?#22330;,会犯大错误的,要是让公社领导知道了,准会开除党籍、撤销职务!他不时地提醒自己,只能和她仅此一次,决不能再有第二次!

?#35272;?#20302;着头站在三龙的面前,用甜润的嗓音小声说:“到我家坐一会吧!”

“不了!我要到街北队去!”三龙侧过头去并不看?#35272;迹?#32469;开?#35272;?#23601;走。

“你不要这样!就陪我一会不?#26032;穡?rdquo;?#35272;?#39076;抖的语音里饱含着凄怜和渇望。

三龙査看一下两边的街筒子,确定没人后才用目光去正?#29992;览肌?/span>

?#35272;?#36523;穿一件红黒黃三色相交的粗格褂子,这件还是她六年前做的用来漫棉祅的罩褂,旧得有点发白,就是这样,她也一直舍不得穿,是她唯一的一件最好的衣服。现在身材长高了不少,刚做时罩在棉袄上都不小,现在单穿在身上都显得紧巴巴的,尽管小一些,也还整洁一点,倒还使得她那不太高的纤细的身材显得窈窕好看,齐肩的黒发梳得很整齐,略微红润的?#20506;?#33080;上,一对匀称好看乌黒明亮的眼睛里忽闪着泪花,也饱含着深情。

三龙和?#35272;?#23545;视片刻,便读懂了?#35272;?#20869;心隐藏着对他的令他实在难以割舍的情结,身不由己地跟着?#35272;?#36208;进她家的破院子。

一会过后,三龙冷静下来,坐在床边框上虽然一句话没说,心里已经后悔不该跟着?#35272;?#21040;她的屋里来,更后悔刚才发生的事。

“你以后不要找我了!”

?#35272;?#35828;:“你别这样么!你怕什么!我要你多坐一会!”

“唉!你呀!这样黏住我,这样下去,?#24418;以?#21150;?”

“有什么?#24515;?#19981;好办?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给你,全是我自己情愿的!我们决不?#24515;?#21463;难为!”

“要是让人知道了,?#19968;?#20498;霉的!”

?#35272;?#24867;住了。不一会,又抽泣起来,带着哭音说:“我!命不好!生在这样的人家,没人管没人疼的!唉!哪个叫我生在这样的人家的呢!”说到这,?#35272;?#36276;到三龙的肩头上:“你救过我们家的命,是我们的?#35753;?#24681;人,不是你,前年那天夜里我们一家四口就都跳到安河里去了!我就是把自己的身子都给你,也报答不了你的?#35753;?#20043;恩!你就是?#20506;?#37324;的根底,就是我的依靠!就是!唉!请你一定不要嫌弃我!我求你了,?#26032;穡?#25105;这身子是?#21024;?#30340;!二桃和我谈了这样多年,他都没沾过我!唉!还说他干什么!本来想依靠他过日子的,现在,唉!不说他了!、、、、、、。”?#35272;?#20260;心得说不下去了。

?#35272;?#30340;一番诉说,说得三龙心里酸楚楚的,本来想走的,现在竟迈不动腿了。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任由?#35272;?#25602;着他,听她诉说。然而,他的心里却没闲着,他想?#22909;览家?#26159;人,是一个?#25512;?#19979;?#20449;?#30340;子女一样是个正常的人,为什么贫下?#20449;?#27809;吃能分给救济粮、返销粮,她家不能呢?贫下农的女儿可以?#26434;?#33258;在地过日子、淡恋爱结婚成家,而却不能呢?现在是人人都获得解放的新社会了,?#23435;?#20160;么还要分三六九等?#31354;?#27835;学习时,说这些?#36824;苤频?#20154;会搞复壁,搞?#26102;?#20027;义,像朱立方这样的人,他们有这样的能耐吗?可是,在台湾的蒋介石去年还要反攻大陆的,要是真的让老蒋反攻过来,那郑福全不也就回来了吗?郑福全一回来一定会反攻倒算,贫下?#20449;?#30495;的会倒霉的!到那时像朱立方这样的人肯定会跟着郑福全,这不也是值得警惕的事情吗?#31354;?#22823;概就是阶级斗争里说的道理吧!想到这在,三龙不敢再往下想了。他的心里充满了茅盾,实在难以解说。他不再去想那些高深的事,又把思绪转到自己的家里。和?#35272;?#21457;生了这种关系,实在对不起和自想亲相爱十多年的水花,深深的愧?#25991;?#20197;抺去。他在深深地责备自己。不!不行!不能再跟?#35272;?#20102;。想到这,他推开?#35272;?#35828;:“?#35272;迹?#20320;的心意我知道了,可是,你知道,我是个有家室的人,哪能和你长期保?#32456;?#31181;关?#30340;兀空?#26679;做,就是外人不知道,我也不忍心再做对不起水花的事!算了吧!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不么!我不!我不能沒有你!我生在这样的人家,无依无靠的,整天就象落在南湖那旷天野湖里无遮无挡的小鸡,生怕?#31995;?#20993;走!有你护着,我不怕!你可千万不能丢下我!”说着,?#35272;加?#23558;头贴进三龙的心窝里:“你别怕!我不会去碍水花姐的事!她过她的日子,我不会去打扰她,只要你心中有我就行!我?#39029;?#20221;虽然不好,我的心是好的,决不会去做害人的事,以后要是有什么,就是天塌下来,我也一个人担着,决不去害你!”

?#36824;?#26262;流涌上三龙的心头,他禁不住地说:“?#20506;?#37324;知道!你不要怕,?#19968;?#25252;着你的,你家再要没吃,我一定帮你!你要知道,我也得顾好我这身份,万一让人知道我跟你,我就毁了!”

“这我知道,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了!”

今天是阴历月底,又是阴天,半夜时,暗得十几步开外就看不清东西。

孙有田还像往常一样在牛屋熄灯睡觉,故意把打呼打得山响。三龙、孙武在牛屋东面的草堆跟藏着。社场己几年没院子了,趴在草堆跟,正好能看到仓库的门。

这事孙有田早就和三龙计划好,要把郑明虎这几个?#36865;挡?#24211;的事抓个现行的。今天他吃过晩饭来牛屋睡觉,睡下不久,听到仓库那边有人敲门,?#20302;?#22320;起来一看,仓库门开了,就着那边门空里的灯光,看到徐大柱正闪身进屋,进去后门又马上关上。这时分人们吃过晚饭都?#24613;?#30561;觉,没事哪个还往这里跑?他感到行迹可凝,赶快回到庄上把这情况告诉三龙,三龙?#20848;?#20182;们今夜很可能动?#37073;?#24102;着孙武在这里埋伏着。

过了一大会,有个人影从官道上岔下来。这个人先是轻手轻脚地走到牛屋门旁静听了一会,才走进仓库。从外形看,这人是李玉成。

三龙小声?#24895;?#23385;武,让他?#21069;?#31918;食扛出来,然后尾随着。等粮食扛进家门时再逮住。

不一会,三个人每人扛着一口袋粮食出了仓库的门。

三个人重物在身,除去在刚上官道时注意看一下周围动静以外,往下就?#36824;?#36208;路了,对?#23545;?#23614;随在后的三龙和孙武豪无察觉。走到小李庄庄头汪圹边时,李玉?#19978;?#20102;官道,朝小李庒上走去,徐大柱和郑明虎则顺着官道向街上走去。

三龙决定跟踪向街上去的这两个,这两个扛的粮食肯定与郑朋龙有关,抓住郑明龙李玉成也跑不掉。

徐大柱和郑明虎扛着粮食径直到了郑明龙的院门口。

三龙怕孙武沉不往气把事办砸了,拽了一下他的?#38470;?#23376;,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别?#29275;?#19968;定要等粮食扛进院子放下来再上去逮!”

敲门声响了片刻,先是堂屋的灯亮了,接?#26049;?#38376;又开了,扛粮的人闪身进去。开门的李小妮伸头望一?#26053;?#22806;,随即将门掩上。就在这时,隐身在路旁的三龙领着孙武,一个箭步冲过去,推开院门,出现在院子里。

李小妮惊慌地一声大叫:“啊!你们俩!你们俩也来啦!”

徐大柱?#19981;?#24537;问:“三龙啊!你怎来啦?”

“?#20197;?#19981;能来?许你扛粮送来,就不许我来看看啦?我?#30340;?#20204;家怎么能有饼吃呢,原来还是这么回事!”三龙很严励地说。

“偷粮?#24120;?#20320;们都是贼!把队里的粮往家里?#25285;?#20320;们还算是干部吗?还算是党员领导吗?”孙武大声嚷起来。

徐大柱、郑明虎、还有李小妮,都?#33633;?#21574;地站在院子里。

“什么事?啊?你们俩个人怎么搞的?我叫把粮食扛到饭店去,你们怎么扛到我这?啊?我不是说了吗!大?#30001;?#39277;店的钱,没法还,让你们队弄?#35805;?#26020;大秫去?#32456;?#30340;,你们怎么扛到我这了!啊??#20849;?#36214;快扛去!”郑明龙睡在床上,听到情况,先是惊?#29275;?#39532;上?#32456;?#38745;下来,想了个搪塞的办法,就披着衣服,提着裤子下了床,一边?#28216;?#37324;向外走,一边说。

“啊!对!我们知道!你叫送?#35805;?#26020;大秫到饭店的!可这深更半夜的,饭店里能有人吗?我们想扛到你这临时放着,等明天再送到饭店去的!”徐大柱脑子转得快,紧跟着郑明龙的话音说。

“胡?#37073;?#38598;体的粮?#24120;?#24590;能随便扛到我这来?赶快给我扛走!”郑明龙这时说得?#32420;?#20102;。

“你们!你们偷粮?#24120;?#36824;想抵?#25285;?rdquo;孙武着急地说。

“胡说!你看哪个偷粮?#24120;空?#26159;弄来?#24613;?#36824;给饭店的!”郑明冲着孙武嚷着。

“?#19988;?#19981;能随便弄!干部到饭店吃饭,凭什么叫我们队里还?”孙武以为就算不是?#25285;?#36825;也是错误。

“我家不准放这粮?#24120;「门?#21738;就弄哪去!赶快弄走!”李小妮拿出很生气的样子说。

“别说了!别说了!我们弄走吧!要不,就还扛回仓库,明天再讲吧!”徐大柱趁势说。

“你家不给放,那我们就扛走吧!”郑明龙?#20302;輳?#20030;起粮口袋就往肩头上放。

三龙按住郑明虎说:“你们?#38498;?#21738;个?粮食扛到这,就不能由着你们!都扛到我家,明天交到公社去,让公社处理!”

郑明龙决不会坐以待毙,天刚亮,他就敲开了?#26434;?#21326;的门。

“赵社长!有个急事请你替我做主哩!”

?#26434;?#21326;望着郑明龙:“什么事?”

“我们几个大队干部研究事情经常会熬到半夜,到小饭店吃了几次饭。一共十几块钱,这些帐没钱还,我叫小李庄弄点大秫去把?#23454;?#20102;,哪知道他们不会办事,昨天夜里把大秫弄到我家去了!正好三龙这时也到我家,三龙就说他们是把粮食?#36947;?#36865;给我的!”

“你们这不叫胡闹吗?#31354;?#31181;困难时期,你们还能到饭店去大吃大喝?吃喝的帐还能弄生产队的粮食去?#32456;剩?rdquo;?#26434;?#21326;的脸色很?#32420;唷?#36825;种偷弄集体粮食去抵干部吃喝的帐是明显错误的事,作为公社领导,?#26434;?#21326;当然要给予严励批评。

面对?#26434;?#21326;的严励批评,郑明龙却显得一点不?#24597;遙?#20182;笑眯眯地低着头小声说:“我们是吃一点,不过,这里头也有我那次到饭店?#32654;?#20844;社食堂的菜,哦!主要还是我们到饭店去吃的饭,这肯定是不对的,这些都怪我!我保证检?#37073;?#35201;处分就处分我,我决不推给别人!”

郑明龙这样一说,一下子就把?#26434;?#21326;一脸?#32420;?#32473;消了。

郑明龙心中有数,谢部长那天来,张书记外出了,公社食堂除去萝卜大白菜,豆腐豆芽,一点荤腥都没有,?#26434;?#21326;专门找他来?#25165;?#20182;办酒菜的,这时候故意把谢部长的事扯上,也能减轻一点责任。

“你呀!那天你就不该去拿那些菜!后来你们怎能自己又去吃?花了这样多钱!就是还怅白天不能还吗?叫他们夜里弄什么的?还让三龙看到了!”?#26434;?#21326;听出来,郑明龙在这事上出了漏子。不过,从话音里他听出来,对那次谢部长来到饭店拿菜的事,郑明龙只轻描淡写地说一下,并没说出与自己有牵连的话,对此他心里很满意。现在县里正在小王集搞清帐目、清仓库、清财物、清工分的?#37027;?#36816;动试点,据说到下半年全县?#23478;?#25630;。这事是属于多吃多?#36857;?#20063;是被清的范围,他当然希望郑明龙能把自己?#25165;潘党?#26159;他要拿的,把他瞒住。

“不是怕人看见吗!要让人知道是招待谢部长的,怕......

“你提谢部长干什么?他能不知道党的纪律?不准喝酒吃肉他能喝酒吃肉?是你们吃的就是你们吃的,你谢部长头上扯什么!”听到郑明龙提到谢部长,?#26434;?#21326;索性撂下脸?#26149;?#29408;批评起来,他要为谢部长、其实就是为他自己彻底留个亮身子。

“啊!对!我?#33633;?#20102;!谢部长哪能让我们招待他!都是我们吃的!根本就没有他的事!”郑明龙的脑瓜子转得很快,干脆把责任全担了。他这时忽然变?#20204;?#37266;了,要是把谢部长的事照实说,不要说张书记不会让过?#26434;?#21326;,就连谢部长都不好看,?#26434;?#21326;此时的心意他能不明白?现在我把责任都担了,?#26434;?#21326;才好替自已说话。

“你们这些大队领导,都贪吃!许沟的群众昨天也来提这意见。多吃多?#36857;?#19981;处理?#26032;穡?rdquo;?#26434;?#21326;又批评起来,不过,态度不再?#32420;?#20102;。

早饭后,?#26434;?#21326;刚进办公室,就被隔壁的张德宝叫去了。

“你看!这是三龙和孙武刚才扛来的!郑明龙昨天夜里偷弄小李庄队里的粮?#24120;?#34987;三龙逮住了!无法无天!?#37027;?#36824;没清到,他这?#22836;?#20102;,不处理?#26032;穡?#36214;快宣?#36857;?#25226;他大队书记?#36820;簦?rdquo;张宝指着两口袋大秫说。

“张书记!这事是不是先调查一?#30053;?#35828;!”

“还用查吗?粮食扛到他家,被三龙逮住了!一共偷出三口袋,给郑明龙两口袋,李玉成弄去一口袋,人脏俱在,不用查!”

“张书记!三龙跟郑明龙有矛盾!不能听三龙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是三龙一个人,还有孙武,是两个人!”

“孙武呀!他跟三龙是连襟!他俩要是串通一气的话,他们的话也能信?#31354;?#20107;我也听讲了!不是这回事!我了解的情况是他们大?#30001;?#39277;店的钱,弄去?#24613;?#36824;给饭店的!”

 “是这样!这也不行!这个郑明龙,我早就说他不行!身为党的干部,群众生活这样困难,他还到饭店大吃大喝!让集体粮食替他还帐,太不像话了!把他那书记?#36820;簦?rdquo;

“张书记!这样处理是不是重了点!”

“重吗?不重!就这样处理!”

?#26434;?#21326;又笑着对张德宝说:“张书记!不是我故意护着郑明龙,要?#27425;?#39064;性质,是该撤他的职!可是,犯这错误的人太多了!最近一阶段就有七个大队的群众来告他们的大队书记有大吃大?#20219;?#39064;,要?#20998;?#30340;话也不能只?#20998;?#26126;龙,都该撤,你看我们十一个大队,处理这样多大队书记?#26032;穡看?#38431;书记的任免是要报县委组织部备案的,我们一下子?#36820;?#19971;个大队书记,县里能不怀疑我们这问题?#29616;兀?#24433;响多不好!”

张德宝愣住了,停了一会才说:“?#19988;?#19981;能轻绕他!叫他在全公社党员干部大会上做检?#37073;?#25226;这问题先记在那,?#20154;那?#36816;动来了再跟他算帐!”

 

共获?#27809;?#20998;:1 ,共1条加分;共收到:0朵花。

 加载加分内容中...
收藏 加分 送花(送一朵花扣除10积分)
  •  加载评论中...

发表评论


内蒙古时时彩三星走势